自定内容
唯有意拳 真国色   千古不绝 精武魂
自定内容

看书 视频 习拳    如  盲人 骑  瞎马

自定内容
 
文章正文
从《象形拳法真诠》看王芗斋与薛颠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1-07-02 06:26:19    文字:【】【】【
从《象形拳法真诠》看王芗斋与薛颠
 

以前,看意拳佚闻旧谈录,看到王芗斋天津显神技,惊醒薛颠以至同门相认的故事,以为薛颠不学无术,及至看了薛颠的《象形拳法真诠》之后,方猛然醒悟并对薛颠肃然起敬 --- 同样是一代大师!

“假借”原来不是“假想”
王芗斋先生原著中,“假借”基本上与“精神暗示”是同意语,说白了就是“假想”。如王芗斋先生说“精神多暗示,假借无穷意”、“精神假借”、“假借之力果能成为事实否”、“他如虚无假借种种无穷之力”、“有形无形之种种假借的力量”、“无穷假借无穷象”等等,都是讲
精神暗示出力量,属于心理训练的范畴。用“假借”一词来代替“意念”或“暗示”从语意上讲无不妥,并且王芗斋先生的“假借”,使神秘的“意念”有了现代心理训练的味道。


薛颠的“假借”是指什么呢,《象形拳法真诠》对假借做了精确的定义,指的是借对方的力或势,是对有形力量和动势的利用。他说:“假借者,是乘敌人之来势也,运吾之机谋,忽纵忽横,纵横因势而变迁……彼刚我柔,彼柔我刚,任他巨力雄伟汉,一指运动分千斤,此假借命名之义也”这与太极拳的拳理是一脉相承的,所谓借力打力,借势破势。这应该是传统拳理中“假借”的原意。

“锻炼筋骨”都来自传统拳学
王芗斋先生《意拳正轨中》有“锻炼筋骨”一节,无独有偶,《象形拳法真诠》中也有此同名章节。令人惊奇的是两者的内容惊人的相似,连用词都大体相同:

《象形拳法真诠》锻炼筋骨云:欲求身体之健康,首要锻炼筋骨,骨者,生于精气,而与筋连,筋之伸缩,则增力,骨之正者,则髓满,筋之伸缩,骨之灵活,全系锻炼,头为五阳之首,尾闾为督脉之门,头宜上顶,尾闾中正则精气透三关入泥丸,背胸圆开,气自沉下归丹田,两肱抱撑,肩窝吐气,开合伸缩,力达指心,象其形,龙蹲目之精,爪之威,虎坐,摇首怒目,胯坐挺膝腰,腰似车轮转,身有平准线,两足心含虚,抓地如钻钻,两股形似弓,进退要连环,骨灵河车转,筋络伸缩如弓弦,身劲动发若弦满,出手如放箭,运动如抽丝,两手如撕绵,手足挺劲力,扣齿骨自坚,形其意,摇首搅尾闾,动如飞龙升天,翦似猛虎出林,纵跳灵空象猿猴,步法轻妙如猫行,得此要素神乎其技矣。

有人说“肩撑肘横”为王芗斋先生首倡,哪里如此,《象形拳法真诠》不是说:“两肱抱撑,肩窝吐气,开合伸缩,力达指心”。这不是肩撑肘横?

《意拳正轨》锻炼筋骨云:力生于骨,而连于筋,筋长力大,骨重筋灵。筋伸骨要缩,骨灵则劲实。伸筋腕项(手足四腕与脖项)则浑身之筋络皆开展,头顶齿扣,足根含蓄(含有若弹簧之崩力),六心相印(手心足心本心顶心也),胸背宜圆(阔背筋大雄筋异常有力)则气自然开展,两肱横撑要平,用兜抱开合伸缩劲,两腿用提挟扒缩淌崩拧裹劲,肩撑胯坠,尾闾中正神贯顶,夹脊三关透丸宫,骨重如弓背,筋伸似弓弦,运劲如弦满,发手似放箭,用力如抽丝,两手如撕绵,四腕挺劲力自实,沉气扣齿骨自坚。象其形,龙墩、虎坐、鹰目、猿神、猫行、马奔、鸡腿、蛇身、骨查其劲,挺腰沉气,坐胯提膝,撑截裹坠,粘定化随。若能得此要素,如遇敌时自能随机而动,变化无穷。任敌巨力雄伟汉,运动一指拨千斤。所谓身似平准,腰似车轮,气如火药拳如弹,灵机微动鸟难腾。更以心小胆大,面善心恶,静似书生,动若龙虎,总以虚实无定,变化无踪为准则,自能得其神妙之变幻。故郭云深大先师常云:有形有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奇,盖即此也。

两人撰文如此相似,其中《意拳正轨》中的“任敌巨力雄伟汉,运动一指拨千斤”与《象形拳法真诠》假借定义仅一字之差,两人多半是抄的同一拳谱。《意拳正轨》刊行于民国十七年,《象形拳法真诠》刊行于民国二十一年,对于当时来讲,不能算“经典拳论”,互抄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互抄,也足见两位大师的见识相同。当今的一些抻筋拔骨的训练方法也多由此发挥出来。


“站桩”就是“桩法慢练”和“丹田充实法”
《象形拳法真诠》中有“桩法慢练”和“丹田充实法”两节:
1 、桩法慢练:“观夫世之进化,每种事业,无不先立基础而後进展,基础固,则进步速,拳术之道,尤宜先立基础,故初学,以椿法为始,一曰降龙椿,二曰伏虎椿,练此椿法,先要虚其心,涵养本源,以呼吸之气下贯丹田,而充实其腹,慢慢以神意运动,舒展肢体,使气血循环周身,流通百脉,脏腑清虚,筋络舒畅,骨健髓满,精气充足,而神经敏锐,故谓之养基立本,此椿法慢练增力之妙法也,谚云,本固枝荣,儒谓本立而道生,以後无论操演何种拳势,精意莫不本此,虽起初不得妙境,久而久之心领悟会,不难妙极神明,否则不依规矩,操之过急,四肢必生锉折之苦,虽费神劳力而不得佳果,椿法慢性之锻链,系顺天命之性,合乎自然之道,一动发於性,一静存於命,偈日,静为本体,动则作用,正是会意形象之法门,而道蕴藏其中矣,急练求之者,难得其中实益也。”

此论与王芗斋先生的桩法理论同出一辙。《意拳正轨》“桩法换劲”云:“欲求技击妙用,须以站桩换劲为根始,所谓使其弱者转为强,拙者化为灵也。若禅学者,始于戒律而后精于定慧,证于心源,了悟虚空,穷于极处,然后方可学道。禅功如此,技击犹然。盖初学时桩法颇繁,如降龙桩、伏虎桩、子午桩、三才桩等。兹去繁就简,采取各桩之长,合而为一,名曰浑元桩,利于生劲,便于实搏,精打顾,通气学,学者锻炼旬日,自有效果,亦非笔墨所能表其神妙也。夫桩法之学,最忌身心用力,用力则气滞,气滞则意停,意停则神断,神断则受愚。尤忌扬头折腰,肘腿过于曲直,总以似曲非曲,似直非直为宜,筋络伸展为是。头宜顶,浑身毛孔似松非松,如是则内力外发,弱点换为强劲,自不难得其要领也。”

王芗斋先生将降龙桩、伏虎桩等桩法简化为初学时的浑元桩,然其理同。

2 、丹田充实法:从数息法开始归至自然呼吸。配合桩法慢练,可达王芗斋先生“桩法”境界。王芗斋先生将数息法直接简化为自然呼吸,优劣难以判定。《象形拳法真诠》中还有云、飞、晃、摇、旋五法,将其视为六面试力也无不可。

两师对养生术的历史与现状评价相同
《象形拳法真诠》自序中说:“间维锻链身心术亦多矣,创于古者为熊经鸟伸、呼吸导引、华陀氏之五禽戏是也,盛於今者为各项运动,孙唐氏之体操法,冈田氏之静坐法是也,然前者去古弥远,久失真传,後者肤浅平庸不足为训。”

王芗斋《养生桩漫谈》讲养生桩的来源和变迁时说:“我国养生之术历史悠久,但乏书藉稽考,也无文字记录,偶获片纸,也多残缺不全……东汉以前,很多文人武士兵都会静养,行站坐卧皆可用功,成为一种普通的健身术,后梁武帝时,达摩行教游汉土(此时达摩年六十七岁,是天竺国王第三子番王之子,见高僧传、东流小传、梁武帝、诏文、祭文),传来洗髓易筋等法,唐代有临济、密宗两派,相继传出插条、柔杠、三折、四肢功、八段锦、金刚十二式,罗汉十八法--印度统名之曰柔杠,后又有岔派,派别迭出,不可枚举,居士尤多,标新立异,花样繁多,方法极乱,异论杂出,遂使此术没有发展反而有分裂情况,早在五百年前,已形成抱残守缺。   宋代之后,多变为禅坐等法,也是门户迭出,互有异同,而且坐法多不够自然,也不够具体,舍精华而取糟粕,不仅达摩师传湮没已尽,而我历代先哲遗产出随之俱废,大好学术无形销毁,殊为可惜。日本相近此术者不少,每在用功之前首先凝神站立以定神思,并得到各方面的提倡支持,也确有深造独专精持久的功夫,但亦系支离破碎,只鳞片爪。”

以上两位大师对以五禽戏为主的易筋类功法和静坐类养性功法还有当时流行日本的养生法的评价大体相同。同时两位大师,都认为传统健身术都源于古代的象形类锻炼方法,从熊经鸟伸??五禽戏??易筋经??少林五拳、心意拳,所以传统拳术之精髓乃是象形拳术之精髓,后参以内经、阴阳、儒道等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充实演变。《象形拳法真诠》开篇云:

阴康大舞民体健康   黄帚内经却病良方
道家吐纳禅定坐忘   孔言天命语极精详
汉氏华陀象理闸扬   五禽游戏俾人健强
象形取义道启康庄   命以术延道以人昌
勿忘勿助至大至刚   精修性命云胡不臧

从某种意义讲,《象形拳法真诠》是包括少林五拳、心意拳等象形拳法的理论总结。王芗斋先生的拳学思想也同样与其同出一源。

以上为读书随想,非学术考证。绝无心意、大成论战之意。

脚注信息

Copyright(C)合肥意拳专修培训班(业余)  | 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768联系人:朱龙涛  联系电话:13205516070   QQ:1282082234 

合肥意拳、合肥武术、合肥气功、大成拳、站桩功、意拳、武术、气功


访问统计
当前日期时间